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6年损失192个亿湖南的火电渴求更好的政

2018-11-05 09:24:16

6年损失192个亿 湖南的火电渴求更好的政策支持

动力煤价跌至近5年新低,近段时间,业内关于下调火电上价格的呼声再次响起。恰逢迎峰度夏,为释放积压已久的产能,在抓紧时间争取让机组满负荷发电运行的同时,湖南火电企业不免担忧,煤电联动何时会实施,电价是否又会马上下调。

湖南一家火电企业相关负责人透露,湖南火电可以说自从分家后就没过上好日子。

由于身处煤炭及电“双末端”,且一直采用“市场煤,计划电”的政策,加上煤电联动政策的长期滞后,湖南火电企业不得不在困难中艰难前行。据湖南12家统调火电企业提供的数据,过去6年中,湖南火电累计亏损192亿元。

去年底,湖南9家统调火电企业(大唐金竹山、湘潭耒阳衡阳株洲电厂、华电长沙、石门电厂、华润涟源电厂和国电益阳电厂)负责人就曾联名向省政府递交报告,请求从政策上情感上善待火电。报告提出了建立水火利益补偿机制、规范外购电量、鼓励水电出省及慎用大用户直供试点等建议和请求。

1、火电闲置

上半年仍亏损7.2亿

今年年初,大唐集团湖南分公司在向湖南省政府递交的《中国大唐集团公司湖南分公司关于当前经营困难的报告》中指出,由于煤电价格不顺,利用小时偏低,导致近6年其火电累计发电亏损已破80亿元。目前,亏损继续扩大,今年一季度亏损9150万元;二季度是湖南的丰水期,为给水电让路,火电预计亏损更大,经营困境日益加深。

据介绍,在“市场煤、计划电”的价格体制下,虽然湖南自2004年国家开始实行煤电联动政策,但电价调整长期滞后煤价上涨,湖南一度电欠账1.5角,全省火电近7年来背负燃料成本增支200多亿元。

年,五凌黔东、国电益阳、华电石门、华能岳阳、大唐湘潭、石门、金竹山等五大电力集团的7家火电企业,资产负债率不断攀升,有的企业负债率超过了100%。大唐金竹山、石门电厂账面一度低至万元,甚至出现无钱买煤,不能正常发电的情况。

虽然煤价持续走低,然而受宏观经济疲软,水电大发、外购电增加影响,上半年湖南火电产能释放严重不足。据国家能源局湖南办数据,今年前6月,湖南火电仍然整体亏损约7.2亿。

“60万千瓦机组闲置一天硬亏损约100万元,我们的机组闲置一天就要硬亏损约300万元。”湘潭发电公司总经理夏柏龙介绍。湘潭发电公司共4台机组,在役装机容量180万千瓦,今年前6个月,机组利用小时为1536小时。而湖南火电电价基准利用小时为4250小时。

火电厂七成左右的成本是煤炭,而湖南处国家电南端,受能源运力及运费成本约束较高;同时湖南属于刚性缺煤省份,又处于全国煤炭供应链末端,一直以来煤价都是全国。近年来全国能源运行形势严峻,燃煤价格飞涨。

资料显示,2011年,湖南火电平均入厂综合标煤价格为942.7元/吨(不含税),比2010年上涨14.84%,而相比2003年则上涨了194.77%。

此外,对火电经营环境形成严峻挑战的原因还因为湖南发电市场起伏多变,火电生产经营形式变化难测。

2、“水火”不容

“利益调整的问题往往没那么容易”

湖南水电开发程度高、装机容量较大,来水丰枯变化造成水电发电量在年度与季度之间形成很大差别。比如2011年是枯水年,水电发电量307.5亿千瓦时,而2012年是丰水年,水电发电量达447.9亿千瓦时,比上年增长四成以上。以2012年底统调火电装机容量计算,将影响火电发电利用小时873小时。

同时,由于湖南工业用电量由2011年迅猛增长到2012年急转而下,甚至出现负增长,使用电市场空间受限。在水电丰枯和经济增长快慢变化的双重影响下,发电市场空间难以准确预测。这对湖南火电企业的生产经营带来了很大挑战与困难,加大了生产计划和经营的难度。

电对水电是全额收购,湖南电力行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红,火电利用小时低的主要原因可以说是因为水电对其的打压。

2012年,湖南降雨充沛,水电大发,倒逼火电丰水期开机率不足20%,设计60万千瓦的火电机组调峰至15万千瓦运行,30万千瓦的机组仅带5万千瓦的负荷。“这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是闻所未闻。”

“水火电价补偿,国内四川已有成熟的经验。建议我省借鉴出台自己的水火利益补偿办法。”去年年底,湖南9家统调火电企业负责人在联名向省政府递交的《关于改善湖南火电经营情况的报告》,提出建立水火利益补偿机制,以及鼓励湖南电在丰水期往外送电,缓解省内水电对湖南电力市场的季节性冲击等建议。

大唐湖南分公司也在今年初向省政府递交的报告中提出,“请求按 成本补偿、共同报酬、公平负担 的原则,推动建立电、水、火电补偿机制,弥补火电调峰和备用损失。”

对此,国家能源局湖南办一部门负责人认为,2011年和2012年属于湖南电力市场的两个极端年份,“冰火两重天”。“火电上书的报告大部分有理有据,有它的特殊的环境和可取的成分,但是企业难免不站在本身利益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

“水电对火电不存在打压。水电是清洁可再生能源,按照可再生能源法,水电及其他可再生能源电企业应该全额收购。我省水电比重大,水电出力丰枯变化大,火电要为水电让出发电空间,并为水电调峰。但是火电没有得到应的补偿,没有建立起这方面的利益平衡机制。四川的水火互补机制与湖南完全不一样,我们去考察过,湖南实施水火互补的难度大。湖南更需要在水、火、电的多元体系中寻求一个综合性的、各方都能接受的利益平衡机制。”

关于水火利益互补,该负责人表示,“这个牵涉到利益格局的事情,往往利益调整的问题就不那么容易。”

“我们不接受采访,没时间。”五凌电力有限公司是湖南的水电开发企业,红联系上该企业宣传部门一负责人,刚表现出采访意愿,对方如此回复。

在火电上交省政府的报告中,还提及了外购电挤占本省电,火电生存环境进一步恶化。“由于湖南上电价高,近年来我省外购电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常态化,这在电量富余时对我省火电的冲击也越来越大。”

据《关于改善湖南火电经营环境的报告》,“去年前10月,湖南外购电量129.3亿千瓦时,同比增加11.7亿千瓦时,电因此获利空间极大;与之相对照的是,同时期全省火电上电量同比减少123亿千瓦时、亏损超过13亿元。”

就此相关问题,红尝试联系湖南省电力公司相关部门,对方拒绝了的采访要求,“这是国家政策方面的工作,我们不便回答。”同时,对方补充道,“这是全国性问题,不单单是湖南地区存在。”

3、投资市场

《关于改善湖南火电经营环境的报告》称,“湖南火电经营持续恶化,极大地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

2012年,华电、大唐分别将石门电厂一、二期控股权转让给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此外,华润涟源电厂、国电益阳电厂均有出让意向在湘资产,“这等于是中央电企全面撤资湖南”。

报告还表示,由于前景暗淡,湖南火电项目发展明显放缓。目前湖南在建火电项目攸县电厂将投产计划推迟1年半,已取得“路条”的常德电厂、永州电厂也纷纷放缓了前期进度。

“可以预见,湖南 十二五 期间几乎没有新投火电机组,这与湖南每年GDP增长13%的用电增长需求将不相适应。如果还降电价,更会没人愿意投资火电,届时湖南电力供应将面临问题。”夏柏龙表示。

对此,监管部门如何看待?国家能源局湖南办某部门负责人认为,火电企业将事态看得太严重,“现在湖南的一些老国企根本的出路是要发展,建新厂来稀释人员的负担。投资要有战略眼光。如果火电经营环境真那么糟糕,陕煤化为何要投资湖南?当然宏观环境要好,如果电价没有优势,陕煤化也是不愿意投资的。”

据介绍,陕西煤业化工集团进入湖南后,注入资本金较大,大唐及华电让渡了石门电厂近50%的股份,现在发展良好。目前,石门两家电厂均由陕煤化控股,参股长沙电厂也在其计划中。

“市场就是让能干的人来干。市场是强者的市场,是先进管理的市场。以个人看法,火电企业在争取外部环境的同时,也要下大力气练好内功,改进管理。而实在无法经营好的企业,别说转让,破产也行。”该负责人表示,目前,湖南省政府已经决定开展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湖南电力市场建设的帷幕已经拉开,市场化改革的方向非常明朗,市场机制倒逼改革是大势所趋。顺应改革大潮,加强内部管理,提高自身的市场竞争力,这才是火电企业的必然选择。

4、请求呼吁

给时间休养生息,政策上照顾

湖南电力供应离不开火电。大唐湖南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2011年湖南罕见电荒之时,省内水电不“出力”,外购电不“给力”,火电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其在湖南电力工业中的中坚作用。

以大唐湖南分公司为例,2011年,其火电发电量296.2亿千瓦时,火电机组利用小时5072小时。而在2008年冰灾时期,火电发电量214.9亿千瓦时,火电机组利用小时3853小时。

火电也很好地履行了社会。夏柏龙介绍,湘潭发电公司在巨额亏损的情况下,“十一五”期间投入5.5亿元进行机组脱硫等节能环保工程;“十二五”期间计划投入5个多亿进行脱硝改造。

“火电利用小时严重偏低,任何变相降价的促销供电,对火电企业都是致命打击。请求省政府维持目前火电价格稳定。”《中国大唐集团公司湖南分公司关于当前经营困难的报告》中提出。

目前,湖南不满1KV商业电价为0.9060元/千瓦时,千伏大工业用电电价0.7097元/千瓦时,这个电价水平在全国处于较高的水平。火电上电价为0.5014元/千瓦时,仅次于广东。

大唐湖南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本应该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然而目前湖南电力市场的情况却依然是用户、供电和发电企业三方都不满意,这说明整个市场体制是有问题的。”

“从湖南长远能源安全考虑,请求省政府采取阶段性提高火电价格,或从发电计划安排及抑制外购电等角度消化火电历年累计亏损,解除火电沉重亏损包袱。”大唐的《报告》中还提出。

“湖南电力市场改革涉及到资源的重新配置,短期内无法实现。但目前关键的,不说放水养鱼,给火电企业喘口气的时间吧。”该名负责人表示。

“我们也主张湖南的火电价格不宜立即下调,要看煤炭的市场情况,市场是否稳定还有待观察。”国家能源局湖南办某部门负责人表示,“火电亏损多年,经营亏损与煤电联动不及时不充分有很大关系,政策性亏损为主,经营性亏损为次,因此湖南火电企业的上电价应稳定一段时期,调价可以缓一缓,给个一年两载的休养生息时间,否则就应通过财政注入补贴。”

5、监管部门

水电已开发得差不多,市场是火电的

近6年湖南火电是否亏损到192亿元,这有待考证。国家能源局湖南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对火电企业递交的报告,当时省政府批示湖南省发改委以及电监办等部门联合作调研。今年一季度调研报告提交的时候,湖南省政府专门召集了一个能源会议,对火电的成本和环境做了一个分析。“2011年的时候煤炭价格一直上涨,电价也没上调,火电压力很大,亏损很大。到2012年环境完全变了,煤价一直走低,电价又调上来了,总体环境得到了改善。”

“综合来看,有利因素大于不利因素。因此,火电企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机遇期,可望在今后一段时间摆脱困局、实现盈利,步入良性发展。”国家能源局湖南办在今年4月发布的《湖南省火电企业成本专项监管报告(2012年)》中如此总结。

“目前湖南需要建立电力市场。且市场化越快,湖南的价格就越有出路,越用传统的供需管理审批的手段,我们的电价只会越来越高。”该负责人表示,“ 十二五 时期,湖南新增的供电能力还是应该以火电为主。水电已开发得差不多,市场肯定是火电的。火电不要太心急,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同时,该负责人也认为,条件相同或相近的两个火电企业,有的盈利,有的亏损,甚至巨额亏损。对于这些情况,企业要反思,要从成本、管理等方面入手,着力练好内功,从自身要找出路。

关于湖南电力市场相关政策问题,红也曾联系湖南省能源局相关部门,对方以不方便发声回绝了采访要求。

中央电企全面撤资火电?

关键词:

火电

ic配单
大清铜币拍卖
蓓俪芙养森瘦瘦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