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雨中追思卡夫卡

2018-11-08 17:43:14
雨中追思卡夫卡 卡夫卡已是布拉格的骄傲,在世俗化以后走进人们视野。

各式各样的T恤衫上,大大小小的搪瓷杯上,满目琳琅的招贴画上,到处都是他的画像。

精明的布拉格人,巧妙地将卡夫卡纳入商业氛围,满足不同游客的好奇与需要。

卡夫卡生前从没有归属感,但是,孤独中的他却以文学为自己找到的归属。

他以文学所表现出人的孤独、命运的不可知、归属的不确定性,不会随场景的替换与时间的流逝而改变。

就这一点来说,我们每个人心中,或许都闪动着卡夫卡的影子。

走进布拉格,不能不拜谒卡夫卡。

我先后去过三个墓地,一个才是卡夫卡的安息之地。

老城区中心有一旧犹太人墓地。

据介绍,在布拉格历史上,犹太教徒曾经只被允许在被隔离的一定地区内生活,而且没有土地所有权。

在一段很长的历史时期里,犹太人一直受到差别对待。

旧犹太人墓地就在这1犹太人居住区内。

如今,这一墓地里现存一万多座墓碑,古老的一块墓碑立于1439年。

但这一墓地早在1787年就被废弃。

环绕墓地,有的教堂,二次大战期间,布拉格抵抗组织的一批成员就潜藏在教堂的地下室,后全部遇难。

墓地和教堂历史悠久,位置便利,游客纷至沓来。

我看到有很多犹太人,头戴小白帽,神情凝重,在苔藓斑斑、参差倾斜的墓碑间缓缓走过。

另一处是捷克文化名人墓地,位于布拉格西南近郊的威舍堡。

威舍堡是布拉格为古老的地区之一,斯美塔那的交响乐《我的祖国》乐章,就是以“威舍堡”为题。

穿过威舍堡古道,走进一片树林,再往前,圣彼得圣保罗教堂迎面矗立,教堂旁即是的捷克文化名人墓地。

音乐家斯美塔那、德沃夏克,画家姆夏等人,都安葬于此。

前来拜谒的人很多,他们寻着各自倾慕的名人,在墓碑前献一束花,摆上几块石头,寄托思念。

教堂报时钟敲响,余音袅袅时,又奏起一句斯美塔那的乐句。

墓地之美,生者与死者的呼应,尽在其中。

同是文化名人的卡夫卡,与这里无关。

孤独者匆匆辞世,生前不属于布拉格的主流文化,身后依然与之疏远。

有位德国评论家说卡夫卡“作为不入帮会的犹太人,他在犹太人中不是自己人”,但卡夫卡在精神与宗教上、在血缘上,仍然与犹太人传统不可分离。

于是,他被安葬在布拉格东郊一个犹太人墓地。

乘坐地铁,到达犹太人墓地。

管理人员明显很清楚,来到这里的游客,大多是为拜谒卡夫卡而来,故特地在入口处竖一指示牌,标明卡夫卡墓碑的位置。

刚刚走进墓地,忽然下起小雨。

细雨纷纷,飘洒在林荫道的葱翠树冠上。

偌大的墓地,冷清而静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