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們爲何去旅行从壹幅描绘马可波罗炪行嘚手

2019-10-13 00:52:43 来源: 福州信息港

我们为何去旅行 从一幅描绘马可·波罗出行的手稿开始

你为什么要旅行?历史学家,神经学家和人类学家都会问这个问题。在身体上,心智上和情感上为什么我们会被未知的地坪线所吸引,而去探索

,去交通?这一疑问促使皮特·弗兰克奥佩对从古至今的丝绸之路进行了出色的研究:丝绸之路“是世界围绕旋转的轴线”。

丝绸之路是多条路线而不是一条路线。在历史上,丝绸之路是呈状的路线构成的。丝绸之路的中心是小亚细亚,中亚,高加索山脉,中国和中东;在这条交通大动脉上不同的地区互相接触,进行贸易

,或者相互征服。弗兰克奥佩说他小时候就对这片地区充满了兴趣,这是一个经过几世纪后仍然在世界地图上充满神秘感的地区。

牛津大学拜占庭研究中心主任弗兰克·奥佩有非常迫切的理由把丝绸之路文化从真被淹没的境地解救出来。我们西方人在20世纪和21世纪早期设计的战略路线遗忘了为什么中东区域在地图上的线条是如此笔直,这是多么耻辱。我们的祖先会为现在世人的愚昧无知而震惊。古代人关于该区域的报告(必须承认报告中有许多夸张成分)会让现代的战略备忘录感到耻辱。弗兰克奥佩举出了更加有说服力的例子,近发布的外交越洋电报和美国政治简讯中对阿富汗,伊拉克和伊朗的描述极其浅薄,这让我们看到生活在当下正如历史学家艾瑞克·霍布斯邦(Eric Hobsbawm)所说的“永远的现在”而忽视我们过去的危险。

弗兰克奥佩的研究名为《世界新史》,提醒我们单向系统是近才有的发明。交通-从文化和地理上-都是双向的,并且一定是沿着丝绸之路的。公元前三世纪印度古国的君主阿育王用阿拉姆语发布过一条法令,同时用希腊语进行了翻译。世纪公元6一位贵族的下葬品中有描绘特洛伊战争的大口水罐。而中国的丝绸在12世纪早期悬挂在伊斯兰教神圣的地方卡亚巴〔ka’aba〕天房。沿丝绸之路而被贩卖的奴隶后代成为为埃及打下江山的马穆鲁克(中世纪埃及的奴隶骑兵,原为奴隶)。伊斯兰伽色尼王朝和(土耳其的)塞尔柱王朝的君王也是靠土耳其奴隶士兵建立国家的。现在去读一位中国旅行家在7世纪记录下的一个和平的叙利亚:“盗贼皆无,太平盛世,民享安康。大道之法盛行

......”

人类创造历史,如果在时间上我们按照线性讲述历史把它想成是单向的尘封的,那么人类未来的发展就要受到影响。穿越时空,我们都是相连的,我们都经历过兴衰盛亡。全球化可能一度成时髦词,但它的概念不是新的。

弗兰克奥佩在讲述这个大陆与大陆之间的历史时,用思想来穿联他书中的章节:《黄金之路》,《毁灭之路》等等。整本书,他都依赖于经济分析:因为毕竟丝绸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品而是一种国际货币。在书中丝绸之路对环境的影响也进行了充分的探索-他从极地冰盖中得到新的证据,罗马帝国陨落后,污染水平有所下降,因为罗马帝国的冶金业不再进行。

弗兰克奥佩意识到丝绸的边与丝绸的质地一样有趣

。弗兰克奥佩也融入了社会历史。例如黑死病对人们的生育态度有了很大影响。年轻的女人因为社会动荡而获得更多权益,她们可以选择不结婚。一位安特卫普的老师安娜·比基斯(Anna Bijns)在诗中写道:“解除婚姻桎梏万岁!庆祝女人从此没有男人!”丝绸之路上还有许多其他的值得回味的细节:例如在越南方言中“ciao”一开始有“我是你的奴隶”的意思(ciao在意大利语中为再见的意思),而从15世纪30年代欧洲女性中开始流行的心形尖顶女帽是直接模仿蒙古宫廷的时尚。

这些经过仔细研究的历史是人类真实的还原。作为一个物种,我们是由故事推动向前发展的。丝绸之路自己不仅是实际存在的一条路,更是一种思想:丝绸之路这个名词初是在一个世纪前由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李·希霍芬(Ferdinandvon Richthofen)创造的,他是次世界大战战斗机飞行员的叔叔。但是在“丝绸之路”这个名词被创造之前,连续几代人已经口口相传过关于这些地方的故事

在古代,高加索山脉似乎是一个充满希望也具有风险的地方-在这里希腊英雄贾森得到了金羊毛,在这里普罗米修斯被捆绑在巨石上。中世纪的人们相信《旧约》中预言的哥革和玛各(预言受撒旦迷惑在世界末日善恶决战中对神的王国作乱的两个民族)被亚历山大大帝锁在了高加索山脉上的铁门里。

许多关于丝绸之路的故事是一个文化融洽的融合。然而我们关注的重点永远是区域性的或者是古希腊罗马,东方早就融入到我们的历史中。盎格鲁撒克逊的国王奥菲把阿拉伯语印在他发行的货币中。在13世纪,凶狠的鞑靼人从远处来到波罗的海,扰乱了这里兴隆的鲱鱼交易,让这些鱼囤积在英国的港口。通过弗兰克奥佩的视角,即使是文艺复兴也不是新生,更多的是向东方的借鉴。后来居上的西欧文化追溯希腊和罗马文化为自己的源头,而这两者文化主要兴盛在东地中海,安纳托利亚(亚洲西部半岛小亚细亚的旧称)和北非。丝绸之路提醒我们在人类历史这出大戏中,西方人只占到很小一个角色;如果认为西方的崛起是永恒的,必然的那就会进入危险的错觉中。

这本书生动又有深度,其中的故事能够吸引读者,而许多新颖的观点能满足学者。我觉得的美中不足是这本书没有描述丝绸之路的现在的状况,很多丝绸之路现今还遗存着,有些作为繁荣的现代贸易路线一部分,有些是考古挖掘出来的遗址。也许弗兰克奥佩想让读者自己走出去,探索现今的丝绸之路,有自学能力的人能够在脑海里重走现在和过去的丝绸之路。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要旅行

?神经系统科学家认为他们找到了答案:我们的大脑渴望不安。似乎当大脑不断有新的经历时,可以不断刺激大脑中的神经突触,让大脑能运作-旅行真的能够让大脑开阔。我们作为一个物种的挑战似乎是怎样能够不走旧路去发现新路。这本史诗级别的书追溯了人类沿着丝绸之路创造和毁灭的周期,现在的人们因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石油,矿产和劳动力而富裕

。我们必须毫不吝啬把这些资源传给下一代。其中一种办法就是用我们自己的大脑进行旅行,这真是这本充满魅力的书所能提供的。

微店怎么做
微商城怎么注册
如何利用微信营销
本文标签: